重核迁跃。

十八线赛车手,全世界最怂的重核。

好消息是,反派ad以后还会有的,而且是正剧向连载。


坏消息是,你们得等我今年高考完才能看到。

【PWP】黑魔王的贺礼(AD反派AU)

*还是车车

*还是你们熟悉(并没有)的反派AD

*时间线是GG逃狱没几天

*关键词:【69】【骑////乘】【湿////身】

*重度ooc预警



Sum:为了庆贺大当家格林德沃逃狱成功,二当家邓布利多决定做点什么……




当浴室里哗哗的水声终于停下来时,盖勒特觉得自己脖子就快断了。

六个月的单独监禁让他对时间的概念变得模糊——然而事实上,阿不思在浴室里才待了不到十五分钟。

可能那么长的头发洗起来就是花时间。他想着,思绪飘到了几天前那个狂风骤雨之夜,他终于重获自由,手握老魔杖驾着原本应该关押着自己的囚车。他回想起自己方才的所作所为,觉得好像有点不大对。

“一个,两个……”他开始回想自己刚刚击落的几个在后面骑扫帚的护卫,“……好像少了一个。”

他还没来得及再细想一番便听到一阵破空声——一名护卫突然从云霄间穿出。盖勒特暗自咂舌,六个月了,看来自己的水平确实有所下降。

但当他连续施了三个咒语都被对方闪避甚至用魔杖弹开时,他开始起疑心了。

“许久不见。”

又一阵风声后,熟悉的声音自他耳畔响起。护卫骑着扫帚稳稳地从他身边掠过,紧贴着他的身体。

在那短暂的须臾之间,盖勒特感觉周遭的一切都静止了——护卫卸下了他的伪装魔法,伸出被皮革手套覆盖的指尖扶住盖勒特蓄着花白胡须的下颌,在他们向彼此靠拢的瞬间用嘴唇轻轻触碰了他的——然后他又飞驰而去,亦如他来时。留给盖勒特回味的只有那拂过他鼻尖的、被雨水和雾气微微濡湿的长发。

盖勒特心头猛地涌起一阵狂喜。他忍不住大笑了几声。“阿不思!”他放声喊道,“邓布利多!”

“看路,亲爱的——风大雨急。”

盖勒特听到他夹杂在风雨声里的几声轻笑和低语,这声音显然比什么圣诞小精灵要美妙得多,让他几乎是当时就有了反应。

然后他被浴室门打开的声音拉回了现实。


神奇链接在评论XD

你看呵,你看呵


两鬓斑白的独裁者登上了王座


为他加冕的是人群的欢呼


而在那王座的最底下,却涌动着青年人的热血


他们翻覆着,如耀日初辉


没有人看见呵,没有人看见

大噶好,唔係重核。


以下是我现在在写的几辆车车,大噶可以赏光看一看然后告诉我想先看哪一辆mua?


1.未知神奇动物×纽特

如你们所见,这就是一篇为了满足我想日纽特私心的爽文

关键词:【rape】【触手play】【电击play】.etc


2.GGAD 黑魔王的贺礼

一定有聪明人看题目就猜到了里面含有你们熟悉的反派AD

关键词:【骑///乘】【湿///身】



3.GGAD 霜与伏尔加

看过通信集的话,这个就不需要我多介绍了吧……

关键词:无


最后谢谢大噶对我的支持qwqqqqqqq我爱你们!


【PWP】融合(内含双性AU预警)

*如题,是一辆车。

*关键词:【双性】【破//处】。如果无法接受的话请尽快退出界面。

*我觉着这个ooc大概是五雷轰顶级别的8。


如果觉得可以的话请↓




Sum:阿不思·邓布利多发誓,以后无论盖勒特给他什么类型的药剂,他都不会再想都没带想的就一口气喝下去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

阿不思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整个人失去了原本得体的姿态对床上的少年怒吼道。他的身体轻颤着,满面潮红,一副既惊恐又羞愧难当的模样。

“只不过是普通的治疗药剂。”盖勒特保持着毫无破绽的微笑,甚至端着厚厚一本书籍的手腕都没有抖动一下。

而阿不思则完全不一样了,听完盖勒特的回答他的胸口剧烈地起伏了两下,然后就想要扑过去打他。而盖勒特伸手轻而易举地就挡住了阿不思软绵绵的拳头。

“怎么了?”他笑嘻嘻地询问道,一边抓住阿不思的手臂把他抱进怀里,“难道药剂还有什么……奇怪的副作用?”

盖勒特把脸凑近了轻轻用嘴唇点了一下阿不思的嘴角,看着他立马就把脸扭了过去,却露出了通红的耳根。


神奇链接在评论xx


今天大概会更新一辆GGAD车。


我他妈肝爆.jpg

【PWP】黑魔王的情人(AD反派au)

*是车车


*内含带有大量私心二设的反派AD


*重度ooc预警




Summary:


“为了更伟大的利益,阿不思。”


1899年夏天的一个夜晚、阿不福斯与他的兄长发生争执的前夜,盖勒特·格林德沃带着阿不思·邓布利多离开了戈德里克。


从此,历史被改写了,在格林德沃在欧洲策划一系列恐怖活动的同时,邓布利多则盘踞伦敦,将黑魔王的阴影散布到英国的各个角落。






我想看守序邪恶的翘臀熟男有什么错!!!!(手动删除




好了以下正文↓↓↓



——


深夜十一点半,盖勒特·格林德沃感觉到有人走进了房间。


“我以为你明天才会回来。”盖勒特合起手里的书——他其实根本就没有看进去什么——抬起头看向走进来的阿不思,“你在最后一封信里说第二天才会动身。”


阿不思在门前停顿了一会,他裹着一件黑色的呢绒大衣,里面花纹繁复的丝巾是盖勒特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他戴了有段时间了,盖勒特心想,得给他再买条新的),金丝眼镜下的那双眼睛带着盖勒特看不清楚的神色。


“事实上……”阿不思一边说着一边往房间内部走,一边把身上的大衣脱下来搭在床边的扶手椅上,“猫头鹰把信寄来的时候,我一只脚都已经踏出室外了。”


盖勒特从另一边的扶手椅上站起来,伸手揽过阿不思的腰把他抱在怀里。“伦敦怎么样?”他问。


“老样子。”阿不思抓着盖勒特的肩膀简短地回答道,然后他顿了顿,“前些天我去看了阿丽安娜。”


“是吗?但……”


“但我并不能再出现在她的视线里,盖勒特,是的。……我只是远远地看了她一眼。


“她看上去很精神……”阿不思又停顿了一会,隔了大概有两三秒,见盖勒特似乎没有要搭腔的意思,他补充道,“显然阿不福斯把她照顾得很好。”


“你想念他们吗?”盖勒特突然开了口,他抬起眼睛盯着阿不思眼里自己的倒影。


“想念?……当然了,这一点我不得不承认。”阿不思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但我也清楚我更应该站在这里,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事业,盖尔。”


“你能这么想让我很欣慰。”盖勒特用拇指摩挲着他的脸颊。


他们开始接吻。


链接走评论↓↓

今天又看了一遍终极PV好像截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 ;´Д`)

为了避风头我已经把所有的车车外链都删除惹,暂且都看不到啦

大概等过段时间就会再放出来8

动啊!石墨!为什么不动!!


你已经是一个成熟的app了!为什么不能自己把文写出来?!!